目前分類:極短篇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整理行囊準備回台北時,母親抓了一把巧克力放進妹妹的袋中,想必是昨晚妹妹在詢問家裡有沒有巧克力時順口提及月事將來的緣故。

母親以前曾經提過,與父親展開八年戀愛長跑的初期,某天,還是學生的父親不知道如何拿到一顆日本製的巧克力球,送給了母親,緊握在手中的巧克力球在母親回到家中時,已經融化失去原來的形狀與外面錫箔紙緊緊黏附,母親小心地剝開,用舌頭舔舐曾經聽聞的糖果滋味,濃郁而略帶甘味的香甜,一點一點經由味蕾傳遞到腦中並且牢牢記住。屬於戀愛的最初滋味,在西洋情人節還沒商品化的年代。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擠上捷運車廂,星期一早上的時點與昨天開始下降的氣溫,人群擁擠卻感受不到絲毫溫暖,每個人若有所思,或有所夢,相隔半哩。在黑暗的甬道中前行、轉彎,車軌之間的尖銳摩擦聲與車廂的震動是一種隱性催眠,讓人陷入某種若即若離的恍惚狀態。

本該在台北車站轉車,繼續朝公司方向移動,心裡卻出現微小的雜音,那音量逐漸擴大,終成震懾心魄的巨大聲響「逃吧!逃離這令人沮喪的城市...」,於是被 說服的我繼續待在車上,看著隧道出口的光亮迅速接近,整座車廂彷彿過度曝光,喪失了輪廓細節,瞇著眼等著習慣自然光線,當視線逐漸恢復正常,我已經坐在 1989夏天開往墾丁的平快車上。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巴賽隆納一家舊公寓的樓梯間,充滿美好往日的痕跡,被踩褪的紅地毯、華麗的繽鐵扶手和彩色玻璃花窗,微塵懸在空中,在光線裡穿渡,地中海的陽光總是明亮而銳利地刻畫出建築與地形的輪廓,但經過窗戶與室內牆面的反射,反而呈現出柔和帶點迷濛的色調。

一個濃眉大眼的小男孩穿著白襯衫和海軍藍短褲坐在最後一段階梯上,蹙著眉表現小小的憤怒,猜測祖母可能又在路上和人聊開了,忘記今天要帶他去看遊行,其實 也不算是遊行,只是流浪馬戲團表演前招攬觀眾的遊街,他好像聽到遠方有打鼓與吹奏樂器的聲音,附近的小孩子早就跟家人一起出門了,四周變得非常寂靜。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搬到鎮上就注意到那個獨居的老人,說不上親切但也不孤僻,跟人們打招呼但不交談,保持有禮貌的距離感。似乎是靠著救濟金過日子,沒有工作,也不太看他有 什麼休閒活動,有時早上經過他在小鎮邊界上的小屋,會看見他繞著房子跑步,但通常看見他是在超市裡用推車裝了大概是一週的食物,走在回家的路上。曾經幫他 撿過掉在路上的罐頭,道謝後那急著離開的神情讓人很難開口繼續往下聊。

後來在酒吧裡聽下班的員警聊到,老人年輕時撞見好友與妻子偷情,開槍將兩人射殺,坐了20年的牢後假釋出獄。起初警方對地方上來了一個有案底的陌生人有點緊張,但因為沒惹過什麼麻煩,漸漸也就不去注意他了。而人們多少也因為他的過去跟他也沒什麼來往,就這麼十幾年過去。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4 Thu 2004 17:49
  • 噩夢

睡眠中,一股混合著腐肉與青草的腥味將我薰醒。睜開眼,一頭毛色濃密、面目紫黑的金剛猩猩就睡在我身邊,偌大的鼻孔正對著我的臉噴氣,一時無法動彈,腦筋 陷入混亂,眼睛瞄到房門跟窗戶都緊閉嚴實,沒有被破壞甚至被打開的跡象也沒有。但猩猩睡在我身邊是無法否認的事實,那可怕的體味像是律師最後一秒提出,讓 兇手啞口無言的證據確鑿。

我悄悄地轉身想偷偷溜下床,但突然猩猩比我大腿還粗壯的手臂突然攔腰抱來,整個人就像抱枕一樣被拽在懷裡,剛硬的獸毛從衣服的縫隙裡扎進來,弄得人又痛又 癢,嘴巴的溼氣噴在脖子上擔心口水會不會滴下來,更可怕的是,我發現這頭猩猩是公的,被某根硬物頂得很緊張,開始擔心自己的背後貞操,望著牆上的時鐘,秒 針的每次顫動都讓人驚心動魄,這是星期三早上發生的事。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30 Fri 2004 18:10
  • 對話

Kevin坐下來開始跟Michelle聊天。

Kevin說他下面那些豬頭整天吃飽沒事做,看到他來就躲,最近打算抓幾隻來宰,「這個社會是很殘酷的。」Kevin說。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