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行囊準備回台北時,母親抓了一把巧克力放進妹妹的袋中,想必是昨晚妹妹在詢問家裡有沒有巧克力時順口提及月事將來的緣故。

母親以前曾經提過,與父親展開八年戀愛長跑的初期,某天,還是學生的父親不知道如何拿到一顆日本製的巧克力球,送給了母親,緊握在手中的巧克力球在母親回到家中時,已經融化失去原來的形狀與外面錫箔紙緊緊黏附,母親小心地剝開,用舌頭舔舐曾經聽聞的糖果滋味,濃郁而略帶甘味的香甜,一點一點經由味蕾傳遞到腦中並且牢牢記住。屬於戀愛的最初滋味,在西洋情人節還沒商品化的年代。

火車上,妹妹翻看從父親書房裡翻找出的舊小說,突然用手肘頂了我一下,然後將書挪至我面前,夾在書頁中的是一張母親年輕時的黑白照片,周圍還裁成花邊,翻到背面,娟秀的字跡寫著︰巧克力君留念。

暱稱、秘語、驚喜、紀念物、巧克力...屬於戀愛的配件,總是以不同面貌重複出現,但對於愛情,我們是否依然相信?

    全站熱搜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