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0AM。天空陰鬱,池水冰涼,我在泳池裡往返,身體一點一點地暖和起來。

陽光自雲層淡薄的邊緣緩緩突圍,水藍的池底瓷磚浮現燦白的流動光網,還有我破碎扭曲的身影。

躺在池畔的長椅上,溼濡的皮膚被逐漸灼熱的陽光曬乾,之後又沁出一顆顆的汗珠,所有的聲音變得遙遠。

在淋浴間裡剛擦乾身體,莽撞高亢的小孩子叫喊聲從走廊一路漸強最後在更衣室裡爆炸開來,粗魯地開門用力地關門,像是80年代港片裡的警匪攻防,聲勢浩大煙硝四散的,套上衣褲匆匆離開小學生的戰場。

走出門口,陽光似乎又慢慢褪入雲層之中...

    全站熱搜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