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彷彿從紀年前即開始飄落 自此千年

一艘艘川行的舟車 匕首般黯然又尖銳的燈光

疾緩地剪裁著墨色絲綢錯落的路線

如法醫以精準的演奏方式去切割失去魂魄的肉體

無痛 緘默

    全站熱搜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