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愛上了那個常出現身邊的人,那不帶理性與略顯粗暴的對待一開始激起了妳的憤怒,然後那種憤怒似乎慢慢轉變成了好 奇,就像被某種美麗的不知名野獸傷過後,妳對那種未知的危險、不可測的習性吸引著,妳想多了解一些,妳幻想著征服,幻想著了解後的屬於彼此的私密;妳用自 己虛構出的邏輯去推算,但妳根本毫無線索。在理性介入前已不耐保持安全距離,開始覺得妳必須滿足對方對妳的渴求,即使那是血的渴求,於是妳義無反顧獻出生 命,向前踏去,做一隻撲火的飛蛾。

妳相信星座,相信命運的相逢,相信他是愛妳的,相信自己比他更了解他自己,相信朋友的祝福將助妳抵達幸福的彼岸,相信另一個人絕對無法取代妳的位置,相信 妳的付出在最後終有回報,即使妳同時也相信愛情的付出不應求回報。所有的阻礙都是證明愛情堅貞的考驗,妳很努力,你也將妳的努力表現出來,你替對方的行為 提出合理的解釋,妳的相信為妳搭建舞台,編寫劇情,妳投入角色獨自排演,妳相信幕起之時妳將是眾人卿羨的主角,妳相信會有個笑有淚的happy ending。但妳知道他相信什麼嗎?

當巨大而昂貴的美麗花束出現,妳看的不是近在眼前的花束,而是是旁人眼裡反射出的影像,所以Calvin Klein、Giorgio Armani、Jil Sander也是,飛往紐約然後轉向巴貝多的機票也是,妳從親友的眼光裡尋找愛情的輪廓,於是妳蒐集鎂光燈、眾人目光的閃動,光影交疊中閃現愛情的藏寶 圖,那鮮豔的紅心圖案標示著終點,而妳知道自己正在正確的路上,一條鋪著紅毯的金磚路,妳將穿著拖曳十幾公尺的Christian Dior白紗,隱藏著維多利亞的秘密,在弦樂團的音樂下緩緩前行,雖然站在終點的那個人面目因炫光而模糊,但妳確信愛情近在咫尺而適於掌握。

姊妹們的聚會,大家要妳報告新戀情,妳開始細述他的種種好,一些細節、一些感動,姊妹們起鬨著說好甜蜜、好貼心,然後開始數落之前那個人的瞎了眼、不負 責、孩子氣、愛面子、耍個性。妳應和著,心裡開始畫出評量表,一邊是過去一邊是如今,過去的缺點和如今的優點在天平兩邊保持平衡,沒錯,現在的這個人好多 了,妳小心維持,像跳華爾滋,挺胸微笑按照舞步進退旋轉,妳厭倦了往日的爭吵、冷戰與哭泣,以及事後的道歉、擁抱與再次哭泣,妳將以前的感情當作考過的模 擬試題,仔細參考謹慎作答,當然,妳也隱藏了一些秘密,像是夜裡探索身旁那個溫暖身軀時,輕輕撥弄他頭髮的習慣。當妳最後說「我愛他」作為宣示並且重新自 我確認的時候,剎那間,卻有點分不清那個他指的是誰。

對我來說,以上的都不是愛情。是自我耽溺的單戀,是自撰悲劇的彩排,是慾望的海市蜃樓,是害怕孤獨的替代。愛情不等同於幸福,其實我們早就知道了,只是我們不相信,於是我們開始編造我們相信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bibo 的頭像
woobibo

月光孤城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