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南國再見!

告別那些溫暖潮溼血綢般的記憶,雪地裡一道深深淺淺的足跡翻過屬於往事的山脊,儘管睡意如快速捲動的膠卷裡流動的雲,迅速向我逼近,但我匍匐、滾落,前進是唯一的出路。將意志磨礪如針尖穿透,心臟是燒透的鐵,橘紅色流動的滾燙脈搏。 

    全站熱搜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