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八點,在陰暗的房間醒來,辦公室的空調溫度,讓人需要花一點時間回想身在何處。面對中庭的大玻璃窗被放下的羅馬式捲簾全然遮住,從縫隙裡穿透進來的日光在屋內擴散反射,將房內所有事物的輪廓淡淡描繪出來。

轉身下床,踩在冰涼的木質地板上往窗邊走去,自縫隙窺看,房間前的游泳池藍得沁人,池畔植有高大的椰子樹與芭蕉,四周則有鮮花和數種熱帶植物環繞,白色的麻布陽傘已經被撐開,櫸木躺椅上的墊子也已鋪好,卻無人跡。

換上泳褲走出房門,只需七八步便可滑入清涼的水中,開始漫無目的的划動,自由蛙式。除了划水聲,空氣裡只有間歇啼囀的鳥鳴,鳥不怕人,一兩隻甚至在池邊鋪著額卵石的出水台裡蘸水整理起羽翼。

凹字形的泳池中央切入的是一個吧台,周圍的座椅埋入水中,泳客可以下半身泡在水中啜飲鳳梨汁或馬丁尼,但此刻bartender還未出現,偶爾有客房清潔人員在經過時隨手撈起池中飄落的白色花瓣,然後在小徑盡頭消失。

日照稍稍炙熱起來,起身回到房間淋浴,浴缸旁有一扇玻璃窗,窗外是一些綠色植物、頁岩與鵝卵石簡單造景的小小庭園,三堵高牆圍住的封閉空間,可看見牆外的高大樹冠與一小片藍天,銀色蓮蓬頭撒下溫暖水幕,我盯著庭院的日影發起呆來。

穿上涼鞋向海灘走去,飯店緊臨洽文海灘,白色細沙綿延四公里,近海處有一道如項鍊的珊瑚礁圍住海灣,灣內海水清淺、波浪舒緩,沙灘上有人遛狗、慢跑或是在飯店提供的躺椅上日光浴,我則是前往餐廳吃早餐,其實有另一條更近的途徑,經過飯店內另一座以圓形建構的泳池可以更快抵達,但「快」這件事在蘇梅島上沒有意義。

選了面海的座位坐下,映照日光的銀色波浪閃亮得有點刺眼,逆光中已經可以看見有風浪板在灣內巡行,灣外則有雙船身的霍比式帆船航行在深藍色的海面,所有的聲音模糊而遙遠,慢慢地,呼吸跟上潮浪的節奏,輕緩而綿長,彷彿自己也成了島嶼的部份,凝止的風景。

    全站熱搜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