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的紐約仍是陰雨綿綿,所以行程決定參觀博物館來打發,哪一個足夠逛一整天呢?答案是大都會博物館。我住在林肯中心,剛好和大都會博物館隔著中央公園遙遙相望,本來企圖步行穿過,但走了一段,中央公園裡剛好在舉行蘇格蘭路跑活動,我有看到穿蘇格蘭裙的男子,但不知道他是不是選手,也不知道選手是不是有規定要穿蘇格蘭裙,如果有,我倒是想留下來看。反正有些路段因此被隔離,對路不熟的狀態下,最後還是乖乖回去坐地鐵。到了博物館門口,有點小小失望,因為正門附近正在整修,看不見氣派的門面,素色隔板遮住大半,只留出一個通道。階梯下方左右各有一個熱狗攤,蠻貴的也不怎麼樣,想去參觀的人建議先在別處買好三明治之類的食物,博物館附近並沒有這類的熱食店或咖啡館,我是走了兩三個街區才找到有賣食物的咖啡館,裡面小小舊舊的,但還算乾淨,樑柱上有一些人幫店員畫的漫畫,不過圖裡有五個人,店裡只有四個人,應該是義大利裔的店員態度頗親切,我點了一個雙蛋三明治還有一杯熱咖啡,咖啡未稅不到一塊,連三明治加稅也才五塊多,在飄著雨的街道上喝著暖甜的咖啡,真是享受。

又回到博物館,星期天很多旅行團跟全家出遊的遊客,但因為博物館比在外面看時廣闊許多,因此不顯擁擠,買了票換了一個土耳其藍的鐵皮胸章,別在身上就是當天的通行證,首選當然是二樓的歐洲繪畫區,目標鎖定維梅爾的畫作,從以前就非常喜歡他的作品,第一次親眼得見是去年去東京時,他有一幅作品正好在東京市立美術館展出,這次在大都會博物館又看見另外四幅作品,他的作品真的有把人吸進畫面中的魔力,至於其他畫家的作品,只要叫得出名字的畫家大概都有吧,有些在畫冊上或是其他印刷品上看過多次的有名作品突然出現眼前,那種驚嚇的感覺可真不是常有的經驗。除了一大列適合西洋美術史現場教學的畫家,還有許多近代或現代的作品,我也看到另一個喜歡的畫家哈波的作品,一幅他常畫的燈塔還有另一幅也算名作的都會景觀,紐約還有其他收藏維梅爾與哈波的美術館,應該都會去看看。光是繪畫作品就已經多到無法細看,更別說其他主題館了,從早上11點到下午五點半,除了中午找了個庭院吃掉我的三明治,所有的時間都花在走走看看,最後想跑去看盔甲時,博物館已經開始疏散遊客了,還有日本館、中國館、埃及館還沒看,看來還要再找一天去才能大致走馬看花看完。

這次還在裡頭看了一個女攝影師Diane Arbus的特展,她專拍人物的黑白攝影,平凡人物或是邊緣人在她的鏡頭下都展露出無比的魅力,彷彿人生最精彩的部份都透過鏡頭釋放出來,除了她多幅作品展出,展場也將她的相機、攝影器材、筆記和藏書做了精細規劃的佈置,還體貼地在一旁設了座位可以翻閱她的攝影集。

在Times Square轉車的時候,看到在地鐵站演出的表演藝人,五個身穿黑襯衫打白色領結的黑人以Acapella演唱一些流行歌曲,一時間有些破落的走道氣氛變得輕鬆活潑起來,但走到月台時,一個應該是華裔的中年男坐在矮板凳上,用薩克斯風型的電子吹奏樂器,或者說玩具比較貼切,有氣無力的吹著不知所以的旋律,周圍的乘客都盡力表現出沒聽見的神情,演出者後來乾脆吹起美國進行曲,如果現場有愛國份子,應該會因為把曲子吹得這麼慘而想扁他吧,班車抵達的時候,應該很多人心裡都鬆了一口氣吧。

    全站熱搜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