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天白鬱的天空,和熔接在一起的鐵灰色水泥建築映照在玻璃上,成為你臉上的風景,但你的眼神還是輕易穿透這一切,望向遠方,明白透亮。

我陷入很暗很軟很溫暖的夢中。

有一些光影搖晃在半滿的威士忌酒杯上,天上的星,河中的倒影,女孩的淚光,你可以感覺冰塊撞擊在嘴唇上的冰涼,但那一小口橙色的液體旋即在你的口腔裡引爆,燒灼你的喉嚨,靈魂的核心腫脹疼痛。回憶像放大鏡,突然間磨礪了所有感官知覺。原本期待爛醉將帶來遺忘。 

    全站熱搜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