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巴賽隆納一家舊公寓的樓梯間,充滿美好往日的痕跡,被踩褪的紅地毯、華麗的繽鐵扶手和彩色玻璃花窗,微塵懸在空中,在光線裡穿渡,地中海的陽光總是明亮而銳利地刻畫出建築與地形的輪廓,但經過窗戶與室內牆面的反射,反而呈現出柔和帶點迷濛的色調。

一個濃眉大眼的小男孩穿著白襯衫和海軍藍短褲坐在最後一段階梯上,蹙著眉表現小小的憤怒,猜測祖母可能又在路上和人聊開了,忘記今天要帶他去看遊行,其實 也不算是遊行,只是流浪馬戲團表演前招攬觀眾的遊街,他好像聽到遠方有打鼓與吹奏樂器的聲音,附近的小孩子早就跟家人一起出門了,四周變得非常寂靜。

昨天他跟阿貝聞著動物的腥羶味找到馬戲團搭營的空地,正餵食大象的姊姊告訴他們隔天有遊行的消息,晚餐桌上他用誇張的表情和手勢跟媽媽描述帳篷、野獸還有奇裝異服的表演者,媽媽說會請祖母來帶他去看遊行,他興奮地很晚才睡著,並且做了一個有關異國流浪的奇幻美夢。 

    全站熱搜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