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中,一股混合著腐肉與青草的腥味將我薰醒。睜開眼,一頭毛色濃密、面目紫黑的金剛猩猩就睡在我身邊,偌大的鼻孔正對著我的臉噴氣,一時無法動彈,腦筋 陷入混亂,眼睛瞄到房門跟窗戶都緊閉嚴實,沒有被破壞甚至被打開的跡象也沒有。但猩猩睡在我身邊是無法否認的事實,那可怕的體味像是律師最後一秒提出,讓 兇手啞口無言的證據確鑿。

我悄悄地轉身想偷偷溜下床,但突然猩猩比我大腿還粗壯的手臂突然攔腰抱來,整個人就像抱枕一樣被拽在懷裡,剛硬的獸毛從衣服的縫隙裡扎進來,弄得人又痛又 癢,嘴巴的溼氣噴在脖子上擔心口水會不會滴下來,更可怕的是,我發現這頭猩猩是公的,被某根硬物頂得很緊張,開始擔心自己的背後貞操,望著牆上的時鐘,秒 針的每次顫動都讓人驚心動魄,這是星期三早上發生的事。

故事仍未結束。 

    全站熱搜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