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進陌生的城,首先注意到所有人的臉上都掛著輕鬆的笑容,跟著人群走進競技場,場中央正舉行著各項比賽,有人在鋼索上相撲,肥肥的力士跌下沒有安全網的地 面,送醫急救,有人在拳擊擂台上賽跑,相互絆倒跌成一團,有人在網球場地上打乒乓球,累得氣喘吁吁,我忍不住笑出來說:幹嘛不用球桌啊?突然整個競技場安 靜下來,所有人驚訝地看著我,然後小孩子開始放聲大哭,婦女尖叫。還好我逃得夠快,才能甩開一大群憤怒的群眾,躲進森林裡。

在森林的深處,遇到一個獨居的樵夫,跟他討了杯水喝之後跟他問起城裡的事。他看了我一眼之後看著天空像是自言言語:比賽,是一件荒謬的發明,遵守規則、維 持公平、合適的場地、有計畫的訓練、明確的勝負,根本有悖於現實生活的法則,你的話暗示人們一個美好的境界,但有期待就有失望,所以他們憤怒,憤怒你破壞 他們心靈的平靜。難道不該有理想嗎?我問。樵夫看著我說,懷抱理想的人有三種,革命者,宣揚自己的理想不惜犧牲生命,隱士,保持沈默忍受孤單,投機者,放 棄理想融入現實。你怎麼選擇?

我選擇繼續踏上旅程,當個旅行者。 

    全站熱搜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