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經過的小鎮有一座教堂,閒步到裡頭參觀,整潔乾淨的祭壇上擺著各類的祭品,長椅上三三兩兩坐著不同年齡的女性,每個人虔誠地低頭禱告。我看著瓷製的神像,覺得有點面熟。

走出教堂跟門口賣香腸的電棒燙男聊起來:教堂裡拜的是什麼神啊?電棒燙男說是個叫前男友的神,鎮上的很多女人都在某年某月遭遇神蹟,時間長短不一,情節也 不相同,但後來前男友從此消失,於是有人就建了這座教堂,牆上的溼壁畫則是展現不同神蹟的故事。電棒燙男悄悄對我說,其實大家都覺得故事很普通,但當事人 都宣稱得到心靈的治療,建教堂則是為了堅定信仰,以及紀念神蹟的發生,更多人選擇在家裡弄個小神壇偷偷崇拜。

我想起我來自的國度,他們說的神我曾見過,但不是神蹟,不過是個微禿的中年旅館經理,常跟人說他年輕的時候四處旅行時有多段豔遇,當然都是背著他那強悍的老婆說的。

那天夜裡教堂失火,聽說是個與異教徒賣貨郎私奔的野丫頭臨走前放的火。天亮後,我在清理火場並準備重建的敲打聲中離開那座小鎮。 

    全站熱搜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