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跟樂團的鼓手到河濱公園的自行車道騎腳踏車,穿越濃暗墨深的樹叢以及高聳嚴峻的高壓電塔或水泥橋墩,一旁緩緩流淌的新店溪映照著對岸的燈火,細瑣 如一串串錯落的珠簾。遠處不時傳來附近道路的車聲,以及以發財車改裝成的流動卡拉ok車,有人正以高音量謳唱悲傷悽楚的台語情歌,除此之外只有輪圈輕輕轉 動的聲音,白天溽暑難耐的天氣,到了晚上在河濱車道上卻是微涼有風的舒爽。

兩個人騎到了大稻埕碼頭,騎出水門到了寧夏夜市附近吃了碗豆花便沿原路返回,到了華中橋下鼓手與我分道離開,剩下我一個人踏轉著前進,經過啟程沒 多久就曾經過的一個小廣場,這時在昏黃的燈光下才看見花崗岩砌造出的碑面上寫著馬場町公園,不覺一陣寒意,原來這就是白色恐怖時期曾作為刑場的地方,原本 寧靜悠閒的氣氛因此而壓擠扭曲,在這趟單車行的尾聲泛起一陣小小的漣漪。

昨天下午瀏覽網路新聞,一個獲減刑出獄的煙毒犯在上午10點多將一名台大副教授毆打致死,當時那名副教授正在河濱公園騎腳踏車,被襲擊的地點正是前一晚我才經過的馬場町公園。
創作者介紹

月光孤城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