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晚上為了幫樂團的女主唱慶生而去參加了一場聖誕化妝派對,女主唱並非主辦人,因此大部分的參加者都是陌生人,但過程中有慶生的節目,所以還是去了。

明知已經過了參加這類派對的年齡或許說心境較準確,但因為從來沒參加過需要扮裝的派對,便還是決定遵循遊戲規則。跑到西門町的出租戲服店時,腦中還完全沒 有要裝扮成什麼角色的概念,因為主題是童年記憶,所以dress code是漫畫、卡通或電玩的角色,突然想到怪醫秦博士(當然,現在正名為黑傑克)是童年的偶像,打扮似乎也不難,穿西裝畫刀疤、紅色細領結、頭髮半白再 加件黑披風就完成了,於是花300塊租了件披風、買眉筆畫刀疤、紅色緞帶綁成領結、西裝則有現成,裡頭唯一困難的是把頭髮染白的工具,事先沒有上網調查, 怎麼在路上瞎找也找不到,時間緊迫於是決定回家想辦法,原本天真地想說將麵粉塗在上了髮膠的頭髮上,但實際嘗試的效果其實不好,最後還是放棄,用銀色的卡 紙快速地做了支大型手術刀當道具補強效果就這麼出發了。(最後發現居然跟樂團的吉他手撞造型,如圖,他用髮蠟+太白粉染髮成功)

地點在亞太會館,今年他們有推聖誕派對的專案。我們這間來的人超過預期,所以19坪的房間很快就覺得悶,還好有個大陽台可以透氣,期間有其他房間的派對動 物來串門子,整體氣氛還不錯,但樂團成員大多比較低調所以也沒有去與別人往來交際,只有拍照的時候刻意表現投入的樣子,如果光看照片也許會覺得我們很開心 吧。到了凌晨兩點派對就結束了,本來有人提議去唱歌續攤,但我這禮拜實在太累便拒絕了,於是各自解散回家。

回到家鬆了一口氣,也有點空虛感,打開電腦收信,收到一封去美國留學的朋友來信。我們是大學管樂社的同學,因為我從高中就開始吹薩克斯風,他則是退伍考上 大學之後才學,所以我偶爾會給他一些建議或是一起練習,他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個性很開朗說話也很幽默,不常跟我聊宗教的事,反倒是熱心地教我網球,我們就 這麼打了兩年的球,師院結業後要實習一年,他成立了一個傳福音的小團體,還有一個小型樂團,他找我幫忙演出或是美編上的支援我都很樂意。雖然他不主動聊宗 教的話題,但如果我提到相關的疑問,他的回答總是讓我很滿意,我也興起信主的念頭,但或許心裡還有一點疑慮,最後還是作罷,他覺得是我的時機還沒到,並不 勉強,但他的信念卻十分堅定,婚後他決定去念研究所,考上中原大學的宗教所,拿到碩士學位之後有機會去美國繼續在神學的領域深造,便毅然決然地去了,這麼 明確的人生道路讓我非常羨慕。

今年是他在美國的第三個聖誕節,他在信裡簡述了他對這三個聖誕節的印象:第一年感受最深是他第一次渡過有雪的聖誕節,在台灣看了許多聖誕節雪景的畫面,終 於第一次親眼看到如畫片中的美景;第二年則是收到許多美國友人的卡片與禮物,感受到美國人那種家庭團聚交換禮物的傳統,但在參加完諸多歡樂的聚會之後,他 依然感受到了空虛,以下是他自嘲身為島國小民的說法,我引用片段於下:
 「至於聖誕節中熱鬧活動的部份,島國小民也開始領悟到: 若是聖誕節只是一個熱鬧及狂歡的節日,那麼她的意義就有一種結束性的傾向。並在歡樂之後感到孤寂與空虛。 疲乏孤寂與空虛原是一種結束的概念,而非開始。聖誕卡、聖誕禮物及聖誕活動並非不好,只是可能會與原本聖誕的意義並無關聯。 文化的聖誕節雖然有時會讓我們(以為)體驗到聖誕節氣氛,但大多時,它卻讓我們遠離了真正的聖誕問候及祝福...」

今年的聖誕,他體認到聖誕精神其實是「開始」,因為耶穌的誕生主動帶給人類祝福,所以聖誕節的意義應該是「人們的確能夠從聖誕節的意義及祝福中重新找到生命的希望及力量,使人的生命又可以再重新且是更好的開始,然後邁向新的一年...」他 在E-mail裡附了張天使的圖片,他提到雖然是以前就寄過的圖片,但是他引用聖經的典故,耶穌誕生在骯髒卑微的馬槽之中,天使宣告這個好消息的對象不是 王侯貴族,不是富賈巨商而是荒野裡的牧羊人,代表祝福不限於階級,甚至更關注於平凡人身上,透過這張圖片希望能感受到上帝的祝福,並且期望於將來。

我彷彿在黑暗的深夜裡聽到遙遠卻清晰的鈴聲,帶給我安定而喜悅的心情,這封E-mail是我今年收到最好的聖誕禮物,特別是在結束了一場讓人感到空虛的聚會之後,格外顯現出他的意義。祝福遠在他鄉的友人,平安喜樂。也將他的祝福轉送給所有人。
 
創作者介紹

月光孤城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