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是閃亮的水晶獨角獸,卻被磨成噴砂玻璃小狗。這是我跟朋友形容阿莫多瓦的新片—玩美女人給我的印象。

還是討人喜歡,但卻沒有那種 神祕、驚奇的感覺了。 其實我沒有看過太多他早期的電影,記得第一部是愛慾情狂,之後是我的母親、悄悄告訴她、壞教慾之後就是這部玩美女人了。

我只能說前面三部給了我視覺與心靈 上又刺激又飽滿的觀影體驗,我不知道壞教慾是不是陷於個人生命經驗的痛苦迴圈,而顯得施不上力,玩美女人回到全然創作的領域,像是女主角唱歌那一段或是一 些場面的處理還是看得到那個濃豔狂情的阿莫多瓦的影子,但劇情卻在溫馨而甜膩的框架裡延展,故事的謎底在影片中已經鋪設太多伏筆因而隨著結局的到來顯得撞 擊力道被削弱,反而透露出某種妥協與諒解的氣氛。

我知道的阿莫多瓦,總是那麼信心滿滿、眼神燦亮,玩美女人卻有點慈眉善目了,多少有點昔 日金剛怒目今成菩薩低眉的意味。影片裡的女人們呈現了女性柔韌又剛強的特性,但如果跟我的母親相比,我更愛後者片中的角色,也許阿莫多瓦只是想挖掘出女性 更多讓人疼惜的類型,我還是會期待他的下一部片,因為阿莫多瓦說故事的姿態依然非常吸引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bibo 的頭像
woobibo

月光孤城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