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第一次上法文課,產生了嚴重的腦殘感。十幾個三四十歲的成年人,在教室彎著手指從0數到10:
zéro un deux trois quatre cinq six sept huit neuf dix
相當啟智學校的溫馨畫面,可以感覺到我腦部從來沒使用過的灰白質開始沸騰冒泡。

最後一個鐘頭讓我們從今天學到的少少字彙裡自編一段對話並上台表演,
此刻達到了腦殘的最高級,
以下是本組對話內容的翻譯:

A-嗨,我是腦殘A,你呢?
B-呃...我是腦殘B。
C-我是腦殘C。
A-你們好嗎?
B-我很好,謝謝。
C-我非常好,謝謝。你呢?
A-我不太好,請問,廁所在哪裡?
B-我聽不懂你說什麼。
C-請再說一次。
A-廁.所.在.哪.裡?
B-那邊!
A-謝謝,再見!
B、C-再見!

我想勤加練習,到了巴黎應該不會發生找不到廁所的窘境。
甚至會有善心人士牽著我的手帶我去。

騎車回家的路上大聲朗讀複習今天學到的內容,不時伸出手指頭邊數邊念,
紅燈停下的時候,可以感受到隔壁騎士異樣的眼光,
我猜他心想:唐氏症也可以騎機車嗎?
 
*圖片是金馬影展的小情人大風波,那樣的對話似乎仍遙不可及,
    誰會愛上只會數0~10的男生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bibo 的頭像
woobibo

月光孤城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