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戶粟鬱子是日裔美國人,自小在美國長大,家裡已經完全美國化,完全拋棄了日本的語言與生活習慣。

珍珠港事件爆發前她到日本探望生病的姨母,結果戰事爆發之後她便困在日本無法回國。 在語言不通、生活習慣無法適應、還要忍受到處被人監視的環境,她仍不願放棄美國國籍,希望有一天能回到自己的國家。後來她找到在廣播電台打字、翻譯的工作,最後因為流利的英文讓她被選為對美軍廣播的DJ,播報的內容除了美國的流行音樂,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散佈假新聞,像是親人亡故、船艦被擊沈的消息,試圖瓦解美軍軍心,但她運用機智讓這些假新聞聽起來就知道是虛構的,反而成了娛樂性十足的節目,振奮了美國大兵的士氣。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了侯孝賢1985年拍的電影「童年往事」,算是他的自傳電影,描述小時候到高中畢業的這段歲月。

我和他都是住南部的客家人,我甚至是他鳳山高中的小學弟,還記得1989年他的悲情城市得到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學校還貼出紅榜恭賀這位傑出校友。侯比我父親長一歲,童年往事的故事背景也就是父親曾經歷的時代,在這樣的情況下觀看其實是非常親密的觀影經驗。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馬康多建城滿20年的當天,歐菲娜生下了天使般的雙胞胎男孩,在大家的祝福下,兩個小孩平安地長大,滿一歲那年父親抱著雙胞胎來到盛開的紅花樹下,兩人都看上離他們最近的那朵紅花,兩個人同時伸手去抓,奧瑞摘下了紅花,約瑟則抓了滿手的綠葉,原本一起哭一起笑的雙胞胎開始有了各自的性格。

奧瑞熱情激進,約瑟冷靜沈穩,成長的過程被歷史推向了兩個端點,雙胞胎從政治上的敵人變成終身的敵人,槍擊、下毒、暗殺、面對面廝殺經過無數次的對抗,兩個人辛苦建立的家族因為互相毀滅最後只剩彼此,兩個孤獨的老人。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全世界以及我們生活四周發生了許多不幸的事情,暴力很容易行使,卻讓事情變得複雜。

多數的暴力建立在人類的劣根性上,恃強凌弱,心中的惡意很容易加諸在比我們弱小的對象身上。如果紅車駕駛是彪形大漢牽著獒犬而不是瘦弱女子牽著柯基,情況應該會不同吧?教宗說錯話倒楣的是醫院的老修女,政客的權力鬥爭犧牲的是小老百姓,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多是小孩與妻子,飆車族傷害手無寸鐵的學生,槍口瞄準平民、飛彈轟炸弱國,無論理由多麼冠冕堂皇,都是以優勢力量傷害弱者的行徑。被欺凌者心懷怨恨,如果無法消解,往往是對更勢弱者施暴,形成惡性循環。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何你如此沈睡?
在星期一的捷運早班車上。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15 Fri 2006 14:47
  • 今天

今天,我們將用腳寫歷史,風雨是意念堅定的證明。
不需要被他人動員、煽動,我們一步一步表達我們的厭棄與想望。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12 Tue 2006 06:17
  • 晨泳

 9:40AM。天空陰鬱,池水冰涼,我在泳池裡往返,身體一點一點地暖和起來。

陽光自雲層淡薄的邊緣緩緩突圍,水藍的池底瓷磚浮現燦白的流動光網,還有我破碎扭曲的身影。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7-11挑選飲料,突然看見日本進口的哈蜜瓜冰淇淋汽水,售價也相當進口,要39元,但不知怎麼搞的,總覺得與快結束的夏天十分搭配,便還是買了一瓶。

打開喝了之後就後悔了,很甜的碳酸汽水,幾乎喝不出哈蜜瓜的味道,我想是太黏膩的糖味把哈蜜瓜清淡的香氣蓋掉了。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