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小時候上書法課,白色棉紙的角落無意間落入墨碟裡,黑色的汁液瞬間漫漶開來...

我也曾經以為單純和良善能夠成為抵禦這世界所有邪惡的最終武器,課本以及大人們不是這麼教導我們的嗎?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