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八點,在陰暗的房間醒來,辦公室的空調溫度,讓人需要花一點時間回想身在何處。面對中庭的大玻璃窗被放下的羅馬式捲簾全然遮住,從縫隙裡穿透進來的日光在屋內擴散反射,將房內所有事物的輪廓淡淡描繪出來。

轉身下床,踩在冰涼的木質地板上往窗邊走去,自縫隙窺看,房間前的游泳池藍得沁人,池畔植有高大的椰子樹與芭蕉,四周則有鮮花和數種熱帶植物環繞,白色的麻布陽傘已經被撐開,櫸木躺椅上的墊子也已鋪好,卻無人跡。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試著保持客觀,輕輕吐了一口氣走進戲院。不過是一部老片,也許曾經是經典,但看過那麼多新電影,說不定他的特色早就被抄襲光了,對一個新觀眾而言只是一個空具名聲的老殼,別被那些老傢伙混雜著青春記憶的過譽之詞給騙了。

正片之前是楚浮另一部片夏日之戀的預告,複雜的男女關係,哼,老套。然後當鏡頭出現艾菲爾鐵塔和1959年的巴黎街頭,黑白粗糙、搖晃的手持攝影鏡頭,彷彿有一層光霧自銀幕漫出,氣溫下降,身上的色彩緩緩褪去,我彷彿走入那年冬天的巴黎,回到了當初被電影迷惑的年少初衷。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了解生命裡有太多瑣碎阻止我們的思考單純且深入,於是我們停留在表層淺耕我們的灰白質。

多久沒有專心聽一張音樂專輯?看電影時不會計畫下一個行程?吃飯時不想起工作?握住對方的手不會想起另一個人?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天,峇里島又發生連環爆炸的恐怖事件,一定要用這麼激烈的手段去表達自己的主張嗎?這樣會得到誰的認同呢?我真是不了解啊...

有剛從峇里島回來的朋友,覺得自己逃過一劫,馬上就通知我,因為我們本來計畫月底要去員工旅遊的,現在應該會改時間地點了吧。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父說:"政治就是管理眾人的事"。可惜目前的政客都是為政治而政治,流於個人利益與意識形態之爭。攸關政黨利益的議題永遠插隊到最前面,袞袞諸公(應該叫豬公才對)總是打泥巴仗打得不亦樂乎,真正關乎民生、經濟、治安、教育的法案繼續積灰塵,大家只看見年底的選戰又要到了,卻沒意識到民怨的不斷積聚。

民進黨在最近的民調中,滿意度降到史上最低,這部份國民黨也是努力配合才獲得的結果,所有負面新聞的出現,只是另一場泥巴仗的名目,當初以改革旗幟贏得政權的民進黨,只是讓權力使人腐化的名言再次得到印證,而國民黨也為了奪回政權視野變得無比狹隘,除了讓人民不斷的失望,不知道這個國家的希望在哪裡。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28 Wed 2005 12:12
  • 沙灘


這陣子新公司(說新其實也滿四個月了)的瑣碎工作,像颶風過後佈滿整個海面的垃圾與漂流木,一陣一陣湧上,生活方面也無端被大學同學的複雜感情問題牽扯進去,內容精彩得可以編成連續劇,但要寫成小說或是改編成電影,則嫌俗套濫情了些...總之,有機會再敘述整個事件的經過吧,雖然目前我這個配角的戲份應該結束了,但故事還沒完結。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62年土屋隆夫以「千草檢察官系列」的首作─影子的告發,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整理行囊準備回台北時,母親抓了一把巧克力放進妹妹的袋中,想必是昨晚妹妹在詢問家裡有沒有巧克力時順口提及月事將來的緣故。

母親以前曾經提過,與父親展開八年戀愛長跑的初期,某天,還是學生的父親不知道如何拿到一顆日本製的巧克力球,送給了母親,緊握在手中的巧克力球在母親回到家中時,已經融化失去原來的形狀與外面錫箔紙緊緊黏附,母親小心地剝開,用舌頭舔舐曾經聽聞的糖果滋味,濃郁而略帶甘味的香甜,一點一點經由味蕾傳遞到腦中並且牢牢記住。屬於戀愛的最初滋味,在西洋情人節還沒商品化的年代。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首歌成就一段三分鐘的時光旅行。

或許是夜半時分,課本上的文字翩然欲飛之際,收音機裡傳來一首溫暖的歌,輕柔包覆苦悶而寂寞的年輕魂魄。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得第一次去上阿根廷探戈的課,一開始教的其實只是簡單的擁抱對方然後輕輕晃動,在老師示範動作的同時,想到等一下要跟陌生人這麼親近,我的身體就開始僵硬。

擁抱對我來說就像小學同學手上的玩具,你很想要但通常你得不到。

woobi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